“如意”不如意 山东奢侈品王国梦醒时分

  过去几年,齐鲁之地意外崛起一家时尚品牌控股公司山东如意。然而,随着债务爆雷,山东如意杠杆收购扩张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。

  山东如意是上市公司如意集团(002193.SZ)的母公司,以2018年发起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名噪一时,但据外媒报道,由于山东如意6亿美元的收购款历时两年还没到账,这笔交易至今仍未完成。

  此外,山东如意在2017年斥资1650万美元收购***男装集团Bagir

,但仅支付了650万。山东如意还拖欠了其收购的日本成衣品牌瑞纳(RENOWN)约53亿日元。

  去年下半年开始,山东如意及其实控人邱亚夫的流动性问题凸显,导致山东如意直接持有的如意集团23.12%股份被全部冻结,山东如意因4亿多的债务多次被纳入被执行人名单。多家国际、国内评级机构下降了山东如意的信用评级。(详见:《邱亚夫并购后遗症:山东如意债务问题凸显》)

  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6月末,山东如意有息债务为317.75亿元,其中短期有息债务为149.84亿元,占总有息债务的47.16%,其手头现金仅约90亿元。

  不过,如意系很快引入了济宁国资救场。去年10月18日,山东如意的控股股东如意时尚以35亿元的对价向国资背景的济宁城投转让26%股权,后者成为山东如意第二大股东,邱亚夫控股的如意时尚持股53.49%仍为山东如意控股股东。济宁城投入股的同时,还为“15如意债”提供了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。

  但目前看来,如意系的资金问题仍未得到缓解。

  如意扩张后遗症

  山东如意前身为成立于1972年的国企如意毛纺集团,2002年后由总经理邱亚夫主导通过股权并购等方式改制,经过一系列股权变更,邱亚夫在2009年底成为山东如意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山东如意主要从事服饰上游行业的纺织服装制造;棉、化纤纺织及印染精加工等业务。邱亚夫彻底掌控山东如意后,迅速开始向全球化并购扩张,其产业链打通至下游的知名服装类品牌的经营。

  2010年至2019年初,邱亚夫控制的山东如意斥资逾40亿美元频繁海外并购,先后将日本成衣巨头瑞纳(RENOWN)、法国轻奢服装集团SMCP、瑞士奢侈品牌Bally、男装上市公司利邦控股(Trinity)等纳入囊中,成为令人瞩目的中国时尚集团,山东如意也因此获得“中国的LVMH”之称。

  目前,邱亚夫的如意系已在全球拥有4家上市公司,分别为A股公司如意集团、***上市公司利邦(0891.HK)、日本的Renown和法国时尚集团SMCP。

  并购扩张下,山东如意实现了上下游产业链的协同,不过,在产业整合方面,山东如意收购的企业并未在中国市场取得有效突破。此外,山东如意收购的品牌本身业绩不佳,如2018年瑞纳和SMCP的净***分别为-2.36亿元和3.92亿元,利邦控股也连续多年亏损,这使得其短期内面临较大的财务压力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全球服饰行业正进入寒冬期,不少品牌要么陷入巨亏,要么直接破产。国内上市公司中,素有“中国版ZARA”的拉夏贝尔(603157.SH)2019年巨亏16亿至21亿;美邦服饰(002269.SZ)预计2019净亏损达到5亿至10亿元;运动服饰品牌贵人鸟(603555.SH)2019年预计亏损7.65亿元至9.15亿元。

  如意集团业绩表现也较为一般。如意集团业绩快报显示,其在2019年实现营收11.5亿元,同比降13.4%,净***5003万,同比降49%。

  为摆脱债务危机,邱亚夫急于推进资产证券化,从证券市场融资。

  去年8月,山东如意曾对外披露,为解决偿债资金需求,将在年内完成58亿工业房地产资产证券化、启动170亿莱卡项目科创板上市等,合计实现256亿资产证券化,增强变现能力;此外,山东如意还称将把旗下近百亿的非主业优质资产(包括地产、能源项目等)变现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邱亚夫正在筹划资本运作,将旗下大量股权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如意集团。如意集团去年7月公告显示,其将以发行股份的方式,向如意时尚、中国信达、山东经达收购其持有的济宁如意品牌60%股权;向山东经达购买其持有的如意科技(***)74.36%股权。

  济宁如意品牌剩余40%股权由光大兴陇持有,后者持股与中国信达类似,也是明股实债。此外,济宁如意品牌尚有光大兴陇8.87亿借款及利息待偿。光大兴陇持有的如意品牌40%股权届时会被邱亚夫的如意时尚购回,上市公司也将再另签协议以控制济宁如意品牌100%股权。

  济宁如意品牌主要持有***上市公司利邦控股51.3%股权,如意科技(***)则主要持有的雅格狮丹控股100%股权。利邦控股是高端男士服装零售商,主要于中国及欧洲市场从事轻奢男士服装零售业务。2019年上半年,利邦实现营收9.38亿,净***6737万。